国都大面积机火车的尾部气检验造假考查

我国在机动车污染治理方面,以提高新车排放标准为主,同时在重点地区辅以高排放车辆限行措施。例如,2016年11月21日,最新修订的《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发布,京津冀统一预警分级,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橙色及红色预警时,国一、国二排放标准轻型汽油车全市禁行。

在记者探访的几个检测场,几乎每一检测场周边都有车虫“活动”,主动询问来验车的车主是否需要相关帮助,只是北京市内的检测厂周边或监管比较严格的地方车虫活动的比较谨慎,一些小地方或监管不严的地方车虫的生意做得更火热一些。记者在河北廊坊一家检测场发现,这里也有很多车虫。一位刚刚通过车虫的帮助通过尾气二次检测的车主向记者讲述了他的经历。这位车主的车辆是一款2005年的捷达,已经行驶了15万公里左右,平时烧气(廊坊地区很多私家车都是油改气),2014年年检的时候因为查得严,验车的时候需要把气瓶拆下来再上检测线。“这两年没人看了,也就不用拆了。我上午把车开过来,工作人员把车开上检测线,结果报告显示尾气超标,就在附近找了个车虫,给了100元,他再开过去检测就过了,并没有对车辆进行任何维修。”这位车主告诉记者,他的车在2013年换过一次三元催化器,当年验车的时候,各项指标都很好,但是第二年再验,尾气就没过,也是找了车虫后轻松的就过关了。“只验尾气的话,50~100元就行了,比自己去修车便宜多了,还节省时间,很多老车主都是找他们验。”

行业专家姚圣卓,曾受邀参与山东省汽车环保检测专项检查。他对记者说,上述这种明目张胆的做法现在已经很少见,如今作弊手段已经“升级”到外人根本看不出来的“水平”,即通过调试检测设备的软件直接生成假数据,无论车辆排放状况如何,都能出具想要的数值报告。“甚至在我们的一次检查中,某检测厂的检测设备软件上公然写着‘是否出具假数据’的字样。”姚圣卓说。

法不责众,成为很多弄虚作假者的通行证,让机动车检测造假越来越严重,尽管有几次大规模的媒体曝光之后的严肃查处,各地环保部门也在不断组织检车,加大对弄虚作假的查处力度,类似天津市环保局的查处通报也在不断通过媒体被曝光,但是即使这些曝光事件本身,也把媒体监督和公众质疑当成了“不正常”。在看到天津市环保局的上述通报后,记者曾试图采访事件的经过及后续查处结果,但是却被天津市环保局的多个部门踢了皮球。在沟通过程中,记者得到的回答普遍是“不知道”。在记者眼中,对已经通报的弄虚作假事件,进行追踪报道,通过监督宣传执法部门的正常执法行为是作为新闻媒体应尽的义务,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行为;相关环保通过新闻媒体及时公开相关查处信息,为舆论监督提供帮助也是正常的工作。可是在有些执法人员眼中,记者的行为却成了“不正常”、“找麻烦”,让本来正常的事情变得无法正常推进。

一位曾与记者打过交道的“车虫”对记者说:“还不是因为你们媒体总曝光,现在这行不敢明着来了。”

在北京南四环的一家检测场,大门口显著的位置居然张贴着民警提示,提醒前来验车的车主不要相信车虫,但即使在这家很少有车辆来验车的检测场,周边还是可以见到车虫的踪迹,四周遍布代办验车的各种广告。记者调查了解到,因为被查处过几次,这家检测场不被车虫青睐,很多车虫都不在这里“拉活”了,也使得这家检测所的业务量变得很少。记者在周边逗留的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并没有看到有车辆来这里检测,检车场院内也没到排队待检的车辆,尽管这家检测所从地理位置上更靠近城市中心,但被重点盯防之后,少了车虫的便捷服务,车主似乎也都对这里“不感冒了”。

原以为机动车尾气不正规检测现象也随着“车虫”口中的“不好干了”而大为减少,但依照“车虫”给出的“上网查查”的提示,记者查证后发现,机动车尾气非正规检测现象非但没减少,反而形成了更为庞大的网络。记者用手机在百度搜索“北京代办验车”关键词,一共搜到约144万条相关结果,其中排在搜索页前5名的代办机构,右下角还打着广告标识。

不达标车辆走捷径

跟随一辆双排气管的东风悦达起亚狮跑来到环保检测线上,记者看到,工作人员在对这辆车进行检测时,只将一根尾气探针插入其中一个排气管,就开始了检测工作。根据检测人员操作规范,这种行为已经属于违规操作。当时,现场有视频监控进行实时拍摄。记者有些不解地问车主,这样做就不怕被济南市环保局“抓现行”吗?车主戏谑道:“在环保大厅,一个摄像头对应一块屏幕,那里不知有多少块类似的屏幕,谁能看得过来?”

比个体的车虫勾连检测场工作人员的弄虚作假更严重的是团体行为的集体作假。记者从北京的多位出租车司机处了解到,一般北京的出租车会由公司集体验车,而出租车验车的最大的难点就是尾气检测。北京跑得多的双班出租车一年会跑10~15万公里,而一般车辆的三元催化器使用寿命是8年或15万公里,这说明出租车很可能在投入运营1~2年就面临更换三元催化器的问题,否则,其尾气检测很难达标。而一般出租车公司不会为车辆提供这些维修服务,出租车司机平时也都是擦车、换机油等简单的保养,不会主动更换三元催化器,这也就造成了北京市面上的出租车,大部分尾气都是超标的。(去年,北京市相关部门曾统一为出租车更换了三元催化器,并计划今后将定期更换。)为了通过一年一度的检测,出租车往往组织车辆集体年检。一般都是和熟悉的检测场提前沟通好提前“打点”好,预定时间集中检测,以保证让不达标车辆成功拿到绿标。

什么是排放不达标汽车?按照国家在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进行换算,一氧化碳和碳氢化合物每公里排放超过16.5克即为不达标汽车。

车虫的“便捷服务”不仅为很多车主节省了时间,也滋养着其背后的产业链。“一般车虫都会固定在某个检测所活动,他们大多跟检测厂的工作人员存在利益关系,有些甚至就是检测厂的工作人员或其亲属。”记者在北京盛华机动车检测场的环保大厅看到,尽管当时有多个环保窗口都处于闲置状态,当时一般车虫都有固定的工作窗口帮助客户代办业务,工作人员虽然没有特别的表示,但是不难发现他们之间的熟识。

更为持久的方式则是提升机动车新车排放标准。就在这场雾霾之下,机动车新车排放标准也加紧了升级步伐——2016年12月23日,环保部和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简称“国六”)。也就是说,在国五排放标准正式全面实施(2017年1月1日)之前,就发布了下一阶段排放标准。同时,国六标准中提出的机动车排放限值,在国六a阶段已经严于国内一直追赶的欧洲第六阶段排放标准限值水平。可以说,国六排放标准之严堪称“世界之最”。

“我看你不太正常!你给我小心点!”这是记者在北京盛华机动车检测所探访中,一位刚通过车虫完成检测的货车车主发出的警告。在这位车主眼中,探寻机动车尾气作假背后真像的记者成了不正常。在这些车主的立场,花点小钱,让不达标的车辆顺利通过检测是一件方便的好事,于是像记者这样主张正规检测的人就变得“不正常”了。当弄虚作假成为普遍行为,这些非正常检测的事就成为公众眼中的“正常”,而坚持正规操作的少数人却被放在了对立面成了“不正常”。

王盛告诉记者,自从2015年9月12日山东多家汽车检测厂被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曝光违规操作,与“车虫”勾结低价交易环保合格标志以来,山东省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严厉打击此类行为。如在各条环保检测线增设了视频监控,实时上传画面至济南市环保局监控中心;严格考核各检测厂环保检测通过率,发现异常数据需向主管部门作出合理解释等。无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令人意外的是,违法违规操作行为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转到了“地下”,且环保合格的交易价格甚至变得更加廉价。

车主图方便找车虫代办

记者在济南调查时,一位济南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现在验车年检甚至根本不用找“车虫”代办,保险公司业务员就把这些事情办了,连过去给“车虫”的“好处”都免了。“只要在该保险经理那儿上保险,他就能帮你把事情办好。”

不过,请车虫的主要业务还是不达标车辆,也是尾气造假猖狂的根源。冯军在北京一家物流公司负责车辆管理,公司2015年买的一辆东风小康C37在今年的检测中尾气没过。“检测报告中列出了一大堆数值,说实话这些东西我根本看不懂,只知道超标了,让我去修车。”冯军告诉记者,他咨询了一下维修人员,预计他这种情况只需要对相关零部件进行清洗就可以了,对方给出的报价是120元。“但是,不能保证能通过检测啊!正好碰到一个车虫,给了他500元,他就帮忙办好了一切手续。”

“一家检测机构的占地、厂房、设备、人员等投资巨大,资金成本非常高。而每辆车的年检收费一年仅为几百元,收回成本的速度完全取决于来年检客源的数量,否则将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这肯定是投资方不愿看到的。”王盛说,因此,具有集客能力的“车虫”就演变成了检测厂业务经理的角色,甚至有些检测厂直接给“车虫”开出优惠条件,只要他们介绍3辆车来年检,就可免掉其中1辆车的费用,如此一来,“车虫”的集客方式也从街头拉客转变为捆绑销售的模式。在检测厂的默许甚至助推之下,机动车尾气非正规检测愈演愈烈。

记者手记:

是谁让排放不达标汽车上了路?答案是机动车尾气检测“放水”。《中国汽车报》记者经过近一个月的实地走访了解到,在机动车尾气检测领域存在一条灰色产业链,这个链条为原本就严重的空气污染持续做着“贡献”。“不达标车主采用各种‘手段’顺利通过车辆检测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也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而这一现象在河北、山东、山西等地最为严重。”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调查了解,因为现行的机动车检测采用稳态工况法,给人为操作提供了很大弄虚作假的空间。首先,进入尾气检测线的车辆是由检测场的工作人员操作,这些工作人员在操作车辆的过程中可以使一辆车出现不同的操作结果。简单的踩油门都可以导致检测结果出现很大的变化。其次,在尾气检测中,需要将探针放到排气管采集数据,探针的位置、采集数据的时间也都会影响检测数据。虽然,检测数据由电脑直接生成,但是也可以人工操作改变数据值。尽管,按照规定所有检测线都需要安装摄像头对所有检测过程进行监控,但是,这些都是非工作人员禁止进入的空间,普通人很难看到相关操作,靠相关环保部门的抽查很难发现所有的虚假操作。

而在济南市市中区二环南路“X岳”检测厂,还未进入厂区记者已经感受到浓浓的不正规“气息”,代办车辆年检、检修尾气的小广告牌公然立于检测厂门外显眼的位置。

图片 1

灰色产业链最前端

冯军介绍,这个车虫把他的车开到顺义一家检测场重新做了检测,并没有对车辆进行任何的处理。“据说那边查得比较松,好像有的检测线都没装摄像头。”“已经做个尾气检测没过的车辆不是要在同一家检测场进行复查吗?其他检测场还能重新做检测吗?”面对记者的追问,冯军表示并清楚。“车虫把我的车从南六环开到顺义区检测,上午开走,下午就回来了,比我自己在南六环附近检测还快,环保标也拿回来了,至于他到底是怎么办的我并不清楚。”记者从接近检测场检测业务的人士处了解到,通过内部操作,不同的检测场可以对已经存在的不合格检测记录删除,让车辆以从未检测过的状态重新进行检测。而在检测过程中,有多种方式可以造假,让不达标车辆拿到数据漂亮的检测报告。

的确,加严新车排放标准,有利于节能减排。但人们似乎忽略了一个事实:新车进入市场后短期内较难成为主力在用车,最近几年乃至多年来,机动车污染重灾区仍集中于在用车。

3月31日上午,记者在北京盛华机动车检测场调查时发现,在这个来验车的车主并不算多的工作日,即使新车上牌也大多由车虫代车主操作。记者在环保业务大厅逗留的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内,有十来位车主前来办理申请环保车标的手续,但是他们身边大多有车虫跟随,很少有车主自己办理相关手续。一位正在给新车上牌的车主告诉记者:“太麻烦了,先办什么后办什么,到哪里交哪个表格,这些太复杂了,我工作忙,没时间弄这些。开车到了大门口就有好几个车虫上来询问是否需要帮忙,100元手续费,省得自己去跑了,跟着他很快就办好了。”与记者交谈的间隙,这位车主还在不断电话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在他眼中,车虫为他节省了时间,是项便利的服务,也许待检测厂的机动车检测公开、透明、便捷,工作人员不再脸难看事难办之时,这样的车虫才会无用武之地。

检测设备成“包通过”神器

近日,《中国汽车报》记者在北京周边针对机动车尾气造假展开专项调查,探访在一年一度的尾气检测中,不合格车辆究竟是如何拿到绿标的。

为了摸清这条灰色产业链的底,记者决定在北京和济南实地探一探“车虫”的神通。

在此次调查过程中,记者成了大多数人眼中的“不正常”,无论是车虫、检测厂工作人员还是车主,他们都对汽车检测尾气弄虚作假习以为常,其中,大多人成为这种违规操作的直接受益者,既得利益让他们视这种不正常行为成为大多数人眼中的“正常”。另一方面,面对记者的询问,大家都很谨慎,在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些弄虚作假是违法的,不能摊在阳光下操作,所以面对“正常”的询问谨小慎微,表面上装作正规操作的样子,杜绝一切对背后真像的探访,保护既得利益。

当记者来到北京市丰台区的一家机动车检测厂时,发现前几年在检测厂门外举着“代办验车”牌子的“车虫”已经消失不见了,但在办事大厅里,那些熟悉的面孔依然熟练地干着和几年前相同的事情:手里同时拿着几辆正待年检车辆的手续凭证,穿梭于人群之中,为车主行着“方便”之事。

3月23日,天津市环保局公开发布了一则针对天津市润华机动车检测线弄虚作假环境违法行为的通报,通报中明确指出该站分别于2017年2月20日10:53:37时及11:28:00时对帕萨特牌SVW7183LJ1(牌照号为津***795)出具2份检测报告,且两份报告检测数据存在显著差异,一份报告数据超标,另一份数据显示达标。经过核查,天津市环保局发现,超标数据为帕萨特SVW7183LJ1的真实检测结果,达标数据非帕萨特SVW7183LJ1的检测结果,而是另外一辆机动车的检测结果,为虚假检测报告。从这份由环保部门出具的通报可以看到,机动车检测场可以轻易的在机动车检测中造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