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入年轻人血浆可治老年表皮囊肿症

图片 1

图片 2GDF11对小鼠心脏功能影响的研究的实验方法及实验结果示意图。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图片 3

例如,最新的一家血液制药公司——Elevian于上周的9月5日就从投资者那里获得了550万美元的融资。

而在这次的研究中,维杰斯博士与哈佛大学再生医学与干细胞系的李·鲁宾(Lee
Rubin)博士分别带领的研究小组,用同样的方法证明了GDF11对老年小鼠骨骼肌和大脑功能具有同样的作用。维杰斯博士表示:“之前的研究认为GDF11只作用于心脏,但是这次发现它可以作用于多种器官和细胞。之前还有研究发现,年轻小鼠血液中的某些因子能够恢复肌肉干细胞的功能并且可以修复肌肉组织。而这次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肌肉干细胞中积累的DNA损伤可能是这些干细胞无法正常分化为成熟的肌肉细胞的原因。”老年小鼠血液中GDF11的含量上升会逆转肌肉干细胞因衰老导致的功能下降和基因组完整性损伤。同时,小鼠的肌肉结构和力量以及运动耐久性都得到了提高。

虽然输血治疗痴呆症表现出积极疗效,但因血浆中含有很多活性分子,老年人很可能会遭遇难以预料的后果,这种疗法一直备受争议。韦斯-克雷认为,老龄化已成世界性难题,老年痴呆症已经给数亿患者及其家庭带来严重不便,而现有疗法只是基于β-淀粉样蛋白这一病因,疗效甚微。“患者已经等不及了,他们急需更有效的新疗法。”接下来他会开展更多人参加的大型临床试验,进一步验证输血疗法的安全有效性。(更多点击:自主创新)(链接:http://www.chuangxin360.com)

图片 4

参考文献

  1. Growth Differentiation Factor 11 Is a Circulating Factor that
    Reverses Age-Related Cardiac Hypertrophy Francesco S.
    Loffredo, Matthew L. Steinhauser, Steven M. Jay, Joseph
    Gannon, James R. Pancoast, Pratyusha Yalamanchi, Manisha
    Sinha, Claudia Dall’Osso, Danika Khong, Jennifer L.
    Shadrach, Christine M. Miller, Britta S. Singer, Alex
    Stewart, Nikolaos Psychogios, Robert E. Gerszten, Adam J.
    Hartigan, Mi-Jeong Kim, Thomas Serwold, Amy J. Wagers, Richard T.
    Lee Cell Volume 153, Issue 4, p828–839, 9 May
    2013 DOI: 
  2. Restoring Systemic GDF11 Levels Reverses
    Age-Related Dysfunction in Mouse Skeletal Muscle Manisha
    Sinha1,Young C. Jang, Juhyun Oh, Danika Khong, Elizabeth Y.
    Wu, Rohan Manohar, Christine Miller, Samuel G.
    Regalado, Francesco S. Loffredo, James R. Pancoast, Michael F.
    Hirshman, Jessica Lebowitz, Jennifer L. Shadrach, Massimiliano
    Cerletti, Mi-Jeong Kim, Thomas Serwold, Laurie J. Goodyear, Bernard
    Rosner, Richard T. Lee, Amy J. Wagers Science 9 May 2014: Vol.
    344 no. 6184 pp. 649-652 DOI: 10.1126/science.1251152
  3. Vascular and Neurogenic Rejuvenation of the Aging Mouse Brain by
    Young Systemic Factors Lida Katsimpardi, Nadia K.
    Litterman, Pamela A. Schein, Christine M. Miller, Francesco S.
    Loffredo, Gregory R. Wojtkiewicz, John W. Chen, Richard T.
    Lee, Amy J. Wagers, Lee L. Rubin Science 9 May 2014: Vol. 344 no.
    6184 pp. 630-634 DOI: 10.1126/science.1251141

随后,团队对受试者认知技能、情绪以及独立管控日常生活的能力进行了评估。结果表明,输入血浆没有带来严重不良反应,虽然认知能力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但患者在购物和做饭等日常生活方面的能力显著提高。

图片 5

在研究过程中,为老年小鼠注射GDF11需要持续7~28天的时间,那么这种“返老还童”的效果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呢?对于果壳网的这个问题,另一位研究者理查德·李博士表示他们还没有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目前也并不清楚GDF11对小鼠寿命的影响。不过理查德·李博士表示,他们认为GDF11的作用并不局限于心脏、肌肉和大脑。目前他们正在研究GDF11对其他细胞和器官的作用。

向患有阿尔兹海默氏症(即老年痴呆症)的老年人输入年轻人血液的第一批临床试验结果近日出炉。据《自然》杂志官网1日报道,领导该临床试验的美国斯坦福大学神经学家托尼•韦斯-克雷称,试验结果不仅证明了输血疗法安全,而且受试者的独立生活能力得到很大改善。他将在4日举行的美国阿兹海默氏症临床试验第10届会议上对实验结果进行正式说明。

他指出GDF11蛋白有多种形式,并非所有形式都有效。有些需要特定的配体才会发生作用,因此存在组织特异性和年龄限制。

图片 6小鼠大脑三维重构结果显示,注射GDF11后,年老小鼠的大脑中出现了大量新生的血管。从左到右:年轻小鼠的脑部血管、年老小鼠的脑部血管、注射了GDF11后的年老小鼠脑部血管。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2014年,在年老和年轻小鼠间共建血液循环的实验中,韦斯-克雷发现年轻人的血浆能让老年小鼠的大脑恢复年轻,改进身体和认知能力,他因此成立公司启动了人体临床试验。公司对18—25岁年轻人捐献的血液进行了处理,移除多数蛋白质和其他分子,制成血浆。参加临床试验的老人包括18位54—86岁轻中度痴呆症患者,每周注射一次血浆,连续注射4周。

再联想到西方吸血鬼的历史,这仿佛为人类的长寿打开了一扇大门。

哈佛大学再生医学与干细胞系联席主席、干细胞研究所联席主任道格·麦尔登(Doug
Melton)评价这一研究成果是“无法超越的干细胞领域的精彩发现,实验设计非常巧妙。研究结果让我们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都想知道为什么人在年轻时身强体壮,思维敏捷,而这两篇激动人心的论文告诉了我们答案:我们年轻时血液中GDF11的浓度更高。目前从动物实验的结果来看,返老还童将不是问题,GDF11能够恢复衰老造成的肌肉和大脑功能下降。”

我们一般印象中血液的成分似乎比较简单,主要是红血球,但其实血浆中包含了超过10,000种蛋白质

图片 7小鼠心室横截面显示,接触年轻小鼠血液后,老年小鼠心室体积有了明显变化。从左到右:年轻小鼠的心脏、年老小鼠的心脏以及接触年轻小鼠血液年老小鼠的心脏。图片来源:研究论文

很多人可能都听过这个实验:

研究者艾米·维杰斯博士和李·鲁宾博士表示,GDF11这些功能的发现,将有助治疗心脏老化、骨骼肌老化和阿兹海默氏症等。至于人们非常关心的临床实验问题,研究者表示他们希望在未来3到5年内进行首次人体临床实验。而在在这之前,理查德·李博士告诉果壳网他们“还需要更好地了解GDF11在人体中的作用,并且需要进行更多的相关实验。”

但这些结果也饱受争论:

近日,哈佛大学干细胞研究所在《科学》杂志发表的两篇论文指出,给相当于人类70岁的老年小鼠注射GDF11蛋白后,小鼠的运动能力和脑部嗅觉区功能得到了提高。

未来,他们将开发基于GDF11的药物,用于治疗老年人的阿尔茨海默氏症、冠心病和年龄相关的肌肉功能障碍等。

去年,哈佛大学的干细胞生物学家艾米·维杰斯博士(Amy
Wagers)和心脏学家理查德·李(Richard
Lee)博士发表在《细胞》杂志上的研究00456-X)发现,联体小鼠(通过外科手术将年轻小鼠与老年小鼠的血液循环系统相连,示意图见下)中的老年小鼠在接触年轻小鼠的血液4周后,它们心肌肥大的症状得到了显著的改善,心肌细胞的体积也减小了,而这种变化与血流动力学和联体后的小鼠行为改变并不相关。随后,利用蛋白质组学方法,研究者发现血液中的生长分化因子11(growth
differentiation factor
11,GDF11)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减少。随后,研究者为老年小鼠注射了GDF11,使其血液内GDF11的水平与年轻小鼠相当,这一实验的结果与在联体小鼠中观察到的现象相一致,证明了GDF11在逆转衰老造成的心脏功能下降上的作用。

但他们可能会发现招募客户很有挑战性。因为之前的临床试验Ambrosia最初打算招募600名患者,但最终只有81名患者报名参加,而且治疗成本也没有公布。

果壳网相关小组

从神经元到脑

环球科技观光团

 

他们选出了其中一种蛋白质,一种称为GDF11的生长分化因子,认为这是年轻血液恢复活力的主要来源。

在大脑功能方面,鲁宾博士指出:“老年小鼠的大脑功能会出现衰退,神经再生(神经干细胞和祖细胞分化产生新的神经细胞)的数量会减少,认知能力也会下降。”之前他们研究小组的博士后同事丽达·卡西帕尔迪(Lida
Katsimpardi)曾“发现GDF11可以提高神经干细胞的数量,并且可以促进脑部血管的发育”。鲁宾博士表示,小鼠大脑三维重构和核磁共振成像的结果显示,老年小鼠脑部“出现了大量新生的血管,血流量也增加了”。另外,鲁宾博士还提到,年轻小鼠“对于分辨气味十分敏感”,它们可以精确地分辨不同气味。他们发现,年轻小鼠会躲避薄荷的气味,而老年小鼠不会;但是接触过年轻小鼠血液的老年小鼠也会躲避薄荷的气味。

Wyge-Coray的研究引起了一位香港土豪的注意。

鲁宾表示:“我们认为GDF11对大脑的其他区域应该也有类似的作用。另外至少在原则上,我们认为应该存在某种蛋白,可能是类似GDF11的某种分子或者就是GDF11,可以逆转衰老。”

“用年轻人的血液供应老年人?用穷人的血液供应富人?无论是哪一个,都不是什么好问题。”

Karmazin表示,Ambrosia公司的下一步计划是开一系列诊所,针对美国部分地区人口老龄化的城市,例如纽约、旧金山、洛杉矶、拉斯维加斯等地。

原标题:长寿的秘诀在血液中?

研究参与者感觉身体变得更好,头脑也更清醒,好像他们的记忆力也有所改善。

Alkahest公司正在开始招募患者进行更大规模的试验,并得到了血浆公司Grifols
3750万美元的投资支持。

如果这种血液治疗真的有效的话,未来还可能引发缺血危机以及严重的社会伦理危机。

Amy Wagers

图片 8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